您好!欢迎来到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!
一切为了海南发展
 
 党建工作 / Party building
 
【党史】一张支前奖状背后的故事
来源: | 作者:海南控股 | 发布时间: 2021-09-01 | 9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这张泛黄的奖状,是浙江省舟山市虾峙岛渔民吴阿贵在解放舟山战役中,不怕牺牲、忘我无私支援前线赢得的一份宝贵荣誉。奖状颁发于1950年6月,颁发单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军司令部、政治部。内容为“兹有吴阿贵君在解放舟山战役中支援前线工作积极认真负责,业绩评定为二等功劳,特发此状。” 落款处还有第二十一军军长、副军长、政委、参谋长和主任的签名。

1949年7月,第二十一军六十一师结束宁波、象山战役后,接到了归属第二十二军指挥参加解放舟山群岛的作战任务。

渡海作战必须有船只和水手。

时任第六十一师一八一团二营副教导员张秀回忆道,除了大会动员外,部队逐户深入渔村做群众思想工作,不少船工不仅自觉献出船只,还和部队一起日夜抢修破损船只,全师征集到大小船只几百条。

船只有了,水手队成立了,但想出海依然困难重重。张秀说,海船体积大,海上浪急涌大、气象潮汐多变、航道地形复杂,稍有不慎就可能船毁人亡。

训练中,战士们一再告诉船工:请你们来主要是传授航海经验,帮助战士掌握出海驾船的技术,为解放军指引航道路线,对你们的安全,会尽一切可能予以保护。有的战士说:“打仗时,你们在船舱下面指点就行,万一要到上面,我们站到你们胸前,为你们挡子弹。”船老大们听了大笑说:“你们年纪轻轻,命就不是命么,我们的命就那么值钱吗?”

其实,船老大们内心还是十分感动的。船工胡兴良刚到部队时情绪不高,经过短暂接触教育,特别是看到解放军对待船工就像对待自己亲兄弟一样,思想起了极大的变化。他说:“你们和国民党军队确实不一样,处处爱护百姓,官兵平等,生活艰苦,却给我们米、烟和酒。我们一定支援你们打过海去。”

船老大们手把手教战士们如何摇橹掌舵,如何扯帆拉篷,如何逆风调戗……战士们手磨破了,胳膊练肿了,晕船呕吐,仍咬牙坚持苦练。经过20多个日日夜夜紧张苦练,战士们摸到了船的“脾气”,掌握了驾驶的技术,形成了军民结合、以军为主的“陆军海战队”。

登步岛激战时,虾峙人周荣耿才十四五岁。曾在虾峙当过中心乡文书的他告诉记者,参加桃花岛和登步岛战斗的支前船工来自象山、六横、虾峙等地,其中虾峙有百余人。

今年96岁高龄的虾峙岛人吴阿贵是为数不多参与过桃花岛、登步岛战斗支前工作仍健在的老人。老人回忆,攻打桃花岛、登步岛时,船工奋力摇橹,解放军战士始终站在他们身边,用身体作掩护。桃花岛解放第三天,几名解放军说奉首长命令邀请大伙去吃饭,当时退潮船搁浅在泥涂,上岸需要脱去鞋子涉泥涂上岸,解放军战士硬是不准,一定要背着他们上岸。“当时我们眼泪都流出来了,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军队?”老人说。

《登步岛作战烈士英名录》记载,第六十一师伤亡1400余人,其中壮烈牺牲的军人和支前民工共394人。

也正是由于舟山沿海地区人民群众忘我无私的支援,各部队水手队大无畏的牺牲精神,我军才取得了进军舟山作战的光辉胜利。


来源:学习强国